南和笑了笑,剥了一个橘子放在宋荷的面前:“那以后可能南北就要多打扰你了?!?

    橘子……是曾经南荷最爱吃的水果。

    看着递在嘴边的橘子,宋荷本能的皱了皱眉头,缓缓的摇了摇头,避开了南和那温柔的眸子,

    “抱歉,我不太喜欢吃橘子?!?

    南和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嘴角的笑意却依旧很是温柔。

    “北北,吃橘子吗?”

    南北从宋荷的怀里钻出头来,看看宋荷,再看看南和,乖巧的点了点头,接过了南和手中的橘子就开始吃了。

    “南总,我有些话想要和您单独谈谈?”

    宋荷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南和微微有些惊奇,却还是点了点头。

    “好,没有问题?!彼日庖豢桃丫鹊奶昧?。

    “南北出去一下,我很宋小姐聊聊?!?

    南北不满的看了看宋荷,却还是乖乖的退出了宋荷的怀抱,迈着小短腿就出去了。

    “臭男人,少抽烟!把姐姐熏着了怎么办?”

    听到声音的殷?;仨涂醇⌒〉哪媳?,眸光一闪而过的不悦。

    “小屁孩儿,你过来?!?

    南北气呼呼的走到殷郑的面前,微微抬起的下颚带着几分的高傲,好像一点儿也不怕殷郑的样子。

    “你那天晚上同你荷姐姐说什么了?”

    听到这句话,原本傲娇的南北一下子就泄气了,低下了脑袋避开了殷郑的目光。

    “没……没什么,我只是说了一些关于我自己的故事……”

    那的确是关于他的故事!只不过和宋荷也有关系罢了。

    殷郑紧紧的盯着小家伙不安分的小动作。

    “故事?什么故事?可不可以跟哥哥也说说?”

    南北赫然抬起脑袋,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不要,而且你也不是我哥哥,你那么老了,顶多算叔叔!”

    殷郑挑了挑眉头:“南和和我是同学,你叫他哥哥,叫我叔叔,有点儿不太好吧?”

    他看起来有那么老?为什么南和是哥哥,宋荷是姐姐,到他这里就成了叔叔了?

    说到这儿,南北又傲娇了几分,双手抱十的样子颇有几分南和的气势。

    “可是我哥哥看着很年轻啊,而你,看着一点儿都不年轻?!?

    殷郑挑了挑眉头,控制住自己想要揍人的想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不想和你这个小家伙计较?!?

    “以后不要再气你荷姐姐了,如果再让我发现,我就剥了你的皮!”

    南北浑身一颤,瞬间退后了几步,紧张兮兮的看着殷郑。

    “你那么大的一个人了,你怎么可以欺负小孩儿!”

    殷郑不禁笑了出来:“你气我老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错误呢?”

    南北扁了扁嘴巴,特别不悦的瞪了殷郑一眼,大声的为自己辩解着。

    “我才没有气荷姐姐!她本来就是我的姐姐!她本来就是属于我们南家的一份子!”

    殷郑瞳孔瞬间收紧,试图扔掉烟头的动作顿时顿住了,香烟的烟头燃烧殆尽,灼烧感让他瞬间回过神来,扔掉了烟头。

    “你说什么?”

    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南北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马不停蹄的闯进了病房里,留下殷郑一个人还站在走廊里久久无法回神。

    那个小屁孩儿说宋荷是属于南家的?

    宋荷跟南和又是什么关系?

    如果那个小屁孩儿没有说错的话,那仿佛南和做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将南北放在宋荷的身边,本就是南和一开始的计划,当初的晚会也不是为了接待他这个老同学,而是……

    越想殷郑的心越发慌,猛然快速走到病房门口,一下子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病房中的三个人都错愕的看着殷郑。

    南和很是轻松的站起身来,对着宋荷微微欠身:“那就打扰宋小姐了,我们就先离开了?!彼底?,就带着南北要离开了。

    小小的南北胆怯的从南和的怀里小心翼翼探出脑袋来看了看殷郑。

    “姐姐,那我下次再来看你哟?!?

    殷郑紧紧的皱着眉头,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温度。

    “不用了,南总慢走不送!”

    如果南和再靠近宋荷,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南和赶出去!

    这里并不是南和的故乡,就算他把南和私自遣送回国,政治界,外交官那边儿也不敢说什么。

    南北一下子被哽住了,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宋荷,却又被南和一下子就按进了怀里,

    “打扰了?!蹦虾妥旖且恢贝徘城车男σ?,就这么洒脱的离开了。

    至始至终宋荷都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收回了落在南和身上的目光,戳了戳身旁呆滞的殷郑。

    “傻瓜,你在想什么呢?”

    殷郑摇了摇头,低下脑袋来宋荷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什么也没想,只想想要听听那个南和对老婆你说了什么样的话?!?

    宋荷轻松的笑了笑,一双深邃的眼眸底一闪而过的黯然。

    “能够说什么,就说了一些很抱歉的话?!?

    “真的吗?”殷郑狐疑的盯着宋荷的眼眸。

    宋荷直视对上殷郑的眼眸,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还不相信我吗?”

    殷郑笑了笑,缓缓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将宋荷涌入自己的怀抱中。

    “相信,我自己的伴侣我又怎么可以怀疑呢?”

    可是……这一次……

    宋荷,怎么可以骗他?

    “你再躺一会儿,我还有事务需要处理,晚点儿我让陈澈来陪你?!?

    宋荷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殷郑离开的身影,嘴角的笑意渐渐的落下。

    的确,她是真的没有对殷郑说实话,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怎么给殷郑说??銮?,南和说的那些事情并没有任何的依据,并不能够让她立马就相信。

    真真假假,又有谁知道呢?

    就算!就算是真的,又能够怎么样呢?

    她现在已经同殷郑结婚了,南和就算在不甘心也只不过是一个过去式罢了。

    有些事情,不能够强求的。

    殷郑前脚离开了一会儿,宋荷便换下了衣服离开了医院。

    走的洒脱的宋荷并没有看见殷郑折返回来就在转角处默默看着她离开的身影……

    宋荷啊……宋荷……

    坐了那么久的夫妻,居然还不相信他吗?

    拖着沉重身子的宋荷并没有乱跑,而是目的性的直接去了A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

    “我想要找考律师?!?

    前台的小姐疑惑的看了宋荷一眼,却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便请宋荷稍等片刻就去请人了。

    果然,如同南和说的那样,考律师看见宋荷,本能的就是震惊,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询问名字,而是……

    “荷……荷小姐?!?

    宋荷微微一笑:“看来考律师是真的认得我的?!?

    “当然认得,你当初在法……”

    还没等考律师的话说完,宋荷就立马打断了话语。

    “不知道考律师有没有时间,我想要请你喝一杯咖啡?!?

    她不想要听到从前的称呼,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是一个累赘。

    当然,喝咖啡只是一个幌子,她有着别的目的。

    考律师愣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久不见,还是我请你吧?!?

    南荷对于他来说还算是半个恩人呢。

    以前在法国的时候,他的生活快要崩溃的时候,是宋荷到他的面前,给了他一句鼓励的话,一百美元的钱财让他重新站了起来。

    后来事业发展的很好了,才被国内的律师事务所挖回来

    表面上的他是一个优秀的律师,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

    那就是低下情报员,专门贩卖各式各样的资料,小到个人,大到公司,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不知道的。

    宋荷也没有要同考律师计较着谁请客的问题的,只是两个人沉默的走到了最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下。

    “一杯卡布奇洛?!?

    “一杯黑咖啡?!?

    侍者点了点头,拿着单子就离开了。

    “我想要你帮我调查南和七年前到现在的事情,价钱随便你开?!彼魏山徽琶挥刑钚醇鄹竦闹狈旁诹丝悸墒Φ拿媲?。

    她不想要废话太多,她现在不相信南和的说,可是一切都需要有人来应征。

    坦白了的来说,就是她现在已经记得一些东西了,就比如说现在坐在她面前的考律师!

    考律师错愕的看着桌面上的支票,不由的噎了一口口水。

    虽然支票是真的很诱人,可是……

    “荷小姐……你不是一直呆在南总的身边吗?你们两个人那么熟悉,还需要去调查吗?”

    调查自己人,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需求,而且还开出空支票。

    宋荷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看着考律师,一双深邃眸子带着淡淡的冰冷。

    “做还是不做,你不做我就找别人了?!?

    “我可记得,私人侦探不只是你一个?!?

    话音刚落,考律师一下子按住了宋荷企图收回支票的手,又噎了一口口水。

    “做!我没有说不做??!”

    “可是七年的资料有点儿多,价格方面……”

    也不是他坑人,那么久的资料了,而且南和还是公众人物,对于个人的隐私方面?;さ谋冉虾?,他处理起来也不是太容易的。

    “你看着办就好?!彼魏裳劬Χ济淮R幌碌慕罩蓖频搅丝悸墒Φ拿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

50| 491| 24| 732| 481| 384| 830| 526| 647|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