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出现在门诊大厅,到处张望。

    他将近1米九的个头,短寸头,发质较硬,一个个往天上长着,油黑发亮。

    他脸型很刚毅,浓眉细长眼,标准的美男子。

    找了半天他停下来,发微信问道:“我到了,你们在哪里?”

    晓雀很快回信:“我们在核磁共振室?!?

    她为了磨时间,不惜什么化验都做:验血、B超、核磁共振,后两个项目排队需要排很长时间。

    她本来以为风灵会很不耐烦,风灵却安静得很,坐着陪她,拿着手机翻看数据,时时在上面点点画画。

    “你在做什么?”她好奇地问风灵。

    “交易?!狈缌榛卮?。

    她于是不敢再打搅风灵。

    自己接到那人来了的信息后,她有点坐立不安,看看自己前面还有好几个人,得等一好阵子,就跟风灵打声招呼,说自己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她走到门外面去等待,顺便点火抽根烟。自己戒毒之后就染上了烟瘾,不抽不舒服。

    她正低头点烟的功夫,那小伙子从她身后走了过去。

    她深吸了一口烟,再悠长地从鼻子里喷出烟雾,同时眼睛四处张望,没看见自己要等得人,只看见一个高个子男孩走进核磁共振室。

    小伙子打量等待室里的人,没有晓雀。

    那里中老年女人有好几个,不过那气质哪像做交易的,更像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

    只有一个年轻女孩坐在椅子上低头看手机,而且只有她身边还有一个空位子,他便在这个位子坐下。

    风灵感觉身边添了一个人,没有抬头看,身子让了让,继续看数据行情,偶尔交易一笔。

    那小伙子瞄了一眼她手机,屏幕上是K线图,品种是镍,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打量这位姑娘。她看上去不过20多岁,不像是自己父亲所说的那个“交易女王”。

    父亲说交易女王是交易老手,中国还没有期货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多哈做原油期货了。

    自己一算,1991年就在做期货,那她起码跟他爸差不多年纪,自己得叫她阿姨才行。

    他之所以代替他父亲前来,是因为他反对父亲把钱往期货市场投。

    “这个交易女王真的很厉害,我很多朋友都因为她赚翻了。不信你看看她的交易记录?!彼盖装严阜⒏约旱淖柿细?。

    “这种成绩根本不可能持续!”他瞄一眼资料就不屑于看下去了。

    自己学的是金融管理,在华尔街混过,听说了太多一开始牛皮哄哄然后又输得倾家荡产的交易员。

    他认为这种行业就是赌博。

    放眼国内,有出过类似于利佛摩尔这种大师级别的交易员吗?没有,既然没有,凭什么自称“交易女王”?

    更何况利佛摩尔这种神般的人物最后也破产自杀,她很可能也昙花一现。

    他父亲说既然你不服气,那么你就自己去见见她,看她到底值不值得为我所用。

    接到晓雀的电话,他立即驱车前来,自己很想当场揭穿这个女骗子的真面目。

    他见过晓雀的照片,这种明星基本上很好认。

    不过晓雀这次特意没怎么打扮,与媒体上的照片有出入,更何况那些照片都有美图效果。这点大家都懂的,妆容一卸,这些青春不再的明星就很大众化了。而且她正背对着他抽烟,所以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没有认出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

989| 596| 109| 318| 737| 39| 215| 824| 945| 747|